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欢乐棋牌 > 麦金尼斯 >

有人传颂有人征伐:10年迈克尔·杰克逊传奇还在

发布时间:2019-07-07 19:3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无与伦比的舞台魅力、无可比拟的商业价值、愈发暧昧的性别争议以及挥之不去的负面新闻,如拼图般组成了他的一生。

  在流行文化绚烂的80年代,产生了无数巨星,但迈克尔·杰克逊是最特殊的一位。

  “他是独一无二的”,这曾是人们对迈克尔·杰克逊生前最多的评价,在他离世之后,这个评价愈发显得中肯。

  在流行音乐飞速更朝迭代的当下,一个去世十年的巨星,仍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就足以证明一切。

  2018年6月25日,在迈克尔· 杰克逊去世九周年纪念日当天,伦敦肖像博物馆举办了名为《Michael Jackson:On the Wall》的艺术展。

  40多位风格迥异的艺术家,将以迈克尔·杰克逊为主题的架上作品,汇集于展馆内,纪念这位上世纪,或许也包括本世纪最杰出的艺术家。展览的名字对应着迈克尔·杰克逊1979年的专辑《Off The Wall》,这是迈克尔·杰克逊第一张个人专辑,虽然在颁奖礼上收获不大,但奇迹般的销量以及如《滚石》这样的音乐杂志认可,已经在向世界宣告,新的巨星已经诞生。

  ▲2018年6月28日-10月21日,英国国家肖像陈列馆举办了名为《墙上的迈克尔·杰克逊》展览。图/视觉中国

  那年,迈克尔·杰克逊21岁,从此开启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巨星模式。无以伦比的舞台魅力、无可比拟的商业价值、愈发暧昧的性别争议以及挥之不去的负面新闻,如拼图般组成了他的一生。

  极盛之时,迈克尔·杰克逊的影响力超出了音乐本身,甚至音乐已经是他最不需要被讨论的部分,围绕在他身上的,是更多社会主题的投射,他成了种族、性别问题的样本,因为他的影响力,流行文化开始更强势地介入到社会其他层面,他也因此跳出了巨星的模板,被写进传奇的脚本之中。

  他是毫无争议的“流行之王”,也曾是全世界的宠儿,这种万千宠爱同时意味着力量的暗涌,人们不仅需要他继续创造艺术品质的流行作品,还希望他可以去改变现实。

  只是迈克尔·杰克逊从来不是U2,他没有鲜明的政治意见,对社会问题也缺少系统性的认知,这使他只能成为被讨论的个例,被放大的素材。在他生前的采访中,他对这些问题普遍缺少建设性的回答,或许,正是因为他满足不了所有人的需求,他才愈发地被需要,让他成为了每个人心中期盼的那个迈克尔·杰克逊。他没有解决那些群体的矛盾,但他靠自己的音乐,将持不同意见的人聚集在一起,带给了他们同样的感动。

  但就像月亮有暗面一样,迈克尔·杰克逊站在自己的辉煌面前,他的瑕疵也注定成为巨大的阴影。关于他的肤色、他的鼻子、他的私生活和性取向,代替了音乐成为人们了解他的途径,传奇的脚本渐渐展开嗜血的剧情,甚至延续到他去世后的第十年,世界没有因为他的退让而展露善意,相反,毁掉一个传奇与创造一个“传奇”,有着同样的吸引力。

  “性侵案”是围绕迈克尔·杰克逊身上最大的疑云,他的事业也在两起性侵案中遭受巨大的打击,即使他靠法律赢得了清白,但他的公众形象依旧急速下滑。负面新闻刺激着人们的想象力,他的清白在想象力面前也成了暗黑交易的一部分。

  “独一无二”开始变得意义多元,其中包含着怪诞,他被称为“jacko”(怪人),当这个侮辱性的绰号出现在媒体报道中时,他清楚这一切不再仅仅是非议的投影,它们正蔓延进他的生活和事业。他的声誉受损,但剩下的仍然足够强大,还有他的音乐才华,都足以与现实对抗,而迈克尔·杰克逊选择的,是向世界示弱,他在电视采访中发出的是最无力的抗争,不停地重复,我叫Jackson,不是jacko。

  2019年,导演丹里德发布纪录片《逃离梦幻岛》,性侵案的主人公韦德·罗宾逊在纪录片里翻案,重启对迈克尔·杰克逊的指责。

  纪录片一出,世界哗然,除却主人公一改之前说法以外,纪录片的真实性与客观性也成为被讨论的重点,这部纪录片所引发的效应,在迈克尔·杰克逊去世的第十年,重新将他拖入道德的泥沼,只是,这次他不再有证明自己的机会。他一生喜欢孩子,对孩子的态度无数次地令人动容,可最终,他成了一个真假难辨的噩梦,这个噩梦也包括了他自己。

  迈克尔·杰克逊是传媒的受益者,他的音乐录音带席卷了80年代;同时,他也是传媒的受害者,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接受任何采访,但关于他的传闻却始终不曾间断。他渐渐失去了一切对抗的能力,束手无策地面对这个世界,他给予这个世界的温情并没有回馈于他,相反,还在吞噬着他的一切。

  在他职业生涯的尾声,他已不再是流行音乐的顶峰,可不容忽视的是,此后没有任何一个歌手可以在风格上继承他,他在音乐上的开创性,至今依旧是难以企及的标尺。

  他离开的这十年,黑人音乐大行其道,Hip-hop、R&B、放克,已是年轻人的绝对潮流,音乐在轮回中进化,听众在选择里更新,迈克尔·杰克逊如同一个坐标,记录着风潮的痕迹。人们仍在他身上寻找意义,并延展至更广阔的领域,同时,也仍在他身上寻找真相,去注脚着自己对世界的认知,无论那是光明的还是阴暗的。

  身为传奇,被传颂被征伐都是寻常,迈克尔·杰克逊取得的成就,已经拉开了我们想要了解他的距离,我们今天谈及迈克尔·杰克逊,或许更多地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叛逆,他单纯的灵魂与复杂的人生,都足以成为我们某种感怀的出口,因此,这是一场,且将仍是一场漫长的告别。

  在迈克尔·杰克逊童年回忆里,哥哥杰梅因·杰克逊是最重要的几个角色之一,迈克尔是Jackson5组合第一主唱,杰梅因是第二主唱兼贝斯手。舞台上他俩的位置最近,杰梅因站在迈克尔左边,从迈克尔第一次登台开始一直延续到组合解散,这个站位方式从没有改变过。

  1974年,因对组合发展的分歧,迈克尔代表Jackson5与魔城唱片老板贝里戈迪谈判解约,转投艾派克唱片旗下,杰梅因最后选择退出组合,迈克尔生前曾说,“这个决定对杰梅因来说非常艰难,因为他既是组合成员也是贝里戈迪当时的女婿。”

  在迈克尔去世十年后,今年六月,杰梅因来到中国与迈克尔的中国歌迷见面,这次,这位已进入摇滚名人堂的歌手只有一个简单的身份——迈克尔的哥哥。新京报记者见到的杰梅因比照片里要老一些,也温和一些,他没有去聊一个逝去的天皇巨星,谈及的那个迈克尔仅仅是他的弟弟。

  在整个大家庭里,迈克尔和杰梅因是感情最深的兄弟,在迈克尔五岁之前,杰梅因是他的偶像,他为杰梅因着迷,把模仿杰梅因当作乐趣,迈克尔生前说:“ 如果我模仿得像,我的爸爸和哥哥们就会笑起来,如果我开口唱,他们就开始静静地听,好多歌词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对于迈克尔来说,杰梅因是介于兄长与家长之间的角色,杰梅因每天接送他去幼儿园,杰梅因穿不了的衣服也由他接着穿。在迈克尔的童年时代,杰梅因的存在是他生活中不多的亮色,杰梅因是他的守护者。当迈克尔与改名为Jacksons的组合第一次演出时,由于杰梅因不再站在自己熟悉的左边,迈克尔说自己的感觉就像一丝不挂地站在台上。

  随着各自的成长,杰梅因与迈克尔先后成为独立的歌手,两人在多年之后重新合作,共同创作的《Tell Me Im Not Dreamin》收录进杰梅因1984年的个人专辑,并取得了舞曲榜单第一名的成绩。同年,杰梅因回归已经改名为Jacksons的组合,录制了新唱片,并展开巡演。

  迈克尔曾在自传里描述过那段时光,他喜欢重新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觉,他和杰梅因还像小时候一样热衷于各种恶作剧。巡演开始时,很多观众不相信自己在舞台上看到的是迈克尔,因为那时,他因为专辑《颤栗》爆红后花边新闻不断,一直用隐居方式离开公众视线。

  迈克尔和杰梅因一直是组合里最被看好的两个人,当他们先后离开了组合之后,他们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既是兄弟,也是某种程度的竞争者,过去的亲密也开始出现裂痕。

  裂痕在迈克尔发表唱片《BAD》之后变得明显,杰梅因因不满迈克尔肤色的变化,写了一首《Word To The Badd》,指责迈克尔背叛了自己的出身。迈克尔曾提出请求,希望杰梅因收回这首歌,但被杰梅因拒绝,不过在杰梅因新专辑正式发表时,歌词还是做了修改,矛头从迈克尔身上移开。

  名声与财富的差异、才华和能力的竞争,似乎一直纠缠着这对兄弟的感情,既无法完全孤立地看待其中一部分,但又不能否认,其中的每一部分,都有合理存在的理由。

  此后两人各自的音乐生涯仍有交集,偶有不愉快,但最终都有所化解。2001年迈克尔个人三十周年的演唱会上,迈克尔希望兄弟五人重新以组合形式参加表演,五兄弟得以舞台上再次团聚。

  新京报:今年是迈克尔去世十周年,在这样的纪念日,家人们会用什么方式纪念他?

  杰梅因:我们每天都在想念迈克尔,无论是不是十周年纪念日,我们和全世界的人一样,每天都想念他,我们在舞台上就是对他的怀念。我想他之所以能拥有从家人到全世界的支持,是因为他如此重要,他展现了真正的爱。你们也是这么做的,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从没忘却他。

  一直以来有很多对我的兄弟不真实的、错误的指控和言论,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知道,之所以这些都无法打倒他,是因为他是被上帝和你们所爱着的。他是上帝的骄傲。无论是针对他的遗产还是他完美的形象,想要中伤他的,都无法伤害他。他如此强大,甚至还会更强大,因为他有我和你们这些爱他的人的支持。

  杰梅因:有很多私人的纪念活动。其实我们在舞台上就是在纪念他,因为音乐阐述一切,所以我们歌唱。他用他的音乐抚慰不幸的儿童和这个世界的受害者,他对世界充满关怀,担忧着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不幸,他做的是上帝的工作,所以上帝终将把他收回,他从来不属于这样的世界。

  杰梅因:在我有限的几次来到这里的经历中,这是第一次看到聚集了这么多粉丝。

  杰梅因:中国和美国的粉丝都很出色,但我觉得相比之下中国粉丝显得更为彬彬有礼。

  杰梅因:我不是说美国粉丝粗鲁,只是这里的粉丝更安静,好像比较拘谨敏感,有点害羞。

  杰梅因:会,因为要传递的东西就在作品里。我们还是孩子时,杰克逊五兄弟的影像出现在所有荧屏上,你可以听到我们创作的积极的音乐,包括迈克尔的音乐,和他同时代和在他去世之后的孩子都能听到他的歌,都会受到他的影响,他用音乐传递信息,直达人心。

  杰梅因:是的,我正在和我的兄弟们巡演,我们接下来会去伦敦,希望我们很快还能再来这里,特别是北京。

  歌手、词曲创作人、舞蹈家、表演家、慈善家、音乐家、人道主义者、和平主义者、慈善机构创办人……在迈克尔·杰克逊的众多头衔之中,“音乐”一定是最不可忽视的存在,在世界范围内,他是流行乐里程碑式的一个人物。

  全球数以万计的年轻音乐人受其创作和表演的影响深远,在亚洲,他也始终是最畅销的流行歌手之一,对年轻一代的创作者而言,“告别”迈克尔将更加漫长,甚至会永远打上他的烙印无法“告别”。有人因他而将自己的英文名定为“Jackson”,有人因他的与世长辞而深情献唱,还有更多的人,在这十年中翻唱其经典作品,向偶像致敬。

  2009年,在世界人民失去迈克尔·杰克逊的那天,易烊千玺还是个未满9周岁的孩子。而今天,他已经成为万众瞩目的街舞导师,搭档演技出众的金马影后。

  这十年对易烊千玺而言,“迈克尔·杰克逊”是个重要的名字,因为意味着自己接触流行音乐之始,也代表着英文名“Jackson”的源头。

  2017 年,易烊千玺发行了自己的第一支英文单曲《Nothing to Lose》,在许多音乐平台拿下了冠军。这首Trap曲风的歌曲制作阵容让当时的他兴奋不已——因为团队中有迈克尔·杰克逊曾经的御用音乐伙伴,“我特别激动,觉得一定要一定要(合作)。”

  在去美国录制《Nothing to Lose》时,易烊千玺见到了迈克尔·杰克逊曾经的声乐老师Seth Riggs,以及御用编舞师Travis Payne,“我觉得很荣幸。印象最深的就是Seth Riggs老师教了我几个不一样的咬字练习方法,让我从真声到假声之间的转换更轻松、更扎实。编舞老师也特别好,最开始看他录这首歌第一版舞蹈的时候,就特别有迈克尔·杰克逊的感觉。”在录音的空当,易烊千玺也经常会看一看录音室墙壁上挂着的迈克尔·杰克逊的老照片,若有所思。

  在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中,律动是吸引易烊千玺的一大原因,“小时候其实什么都听不懂,就是觉得喜欢,但听了之后特别有动感,觉得跟一些情歌不太一样。”后来,他也曾在演唱会上多次表演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向偶像致敬。

  2018年8月29日是迈克尔·杰克逊的60周年诞辰。当天张艺兴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文怀念:“他曾经并且依旧是我的灵感来源。”

  在自传《而立·24》中,张艺兴透露,母亲一直都是迈克尔·杰克逊的狂热粉丝。小时候,张艺兴被父母送去学画画、学唱歌、学跳舞,每天都过得很忙碌,而迈克尔·杰克逊就是那段生涯中唯一的亮点——因为幼年时期喜欢模仿迈克尔跳舞,淘气的小艺兴在惹妈妈生气后就会挺直胸膛开始唱MJ的歌。每当他一边跳舞一边唱《Beat it》,妈妈就被他逗的狂笑,笑着笑着就没脾气了。

  自此以后,“迈克尔·杰克逊”这个名字,一直在张艺兴的音乐生涯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今年,张艺兴以中国唯一受邀的歌手身份与欧美歌手Jason Derulo、韩国组合NCT127一起参与演唱迈克尔·杰克逊60 周年诞辰的纪念曲《Lets shut up and dance》。从2009年到2019年,张艺兴也终于从一位追梦少年成长为一名能为偶像歌唱的实力音乐人。

  罗志祥一直是迈克尔·杰克逊的忠实粉丝,并经常在节目中模仿他的舞姿。2009年,在迈克尔·杰克逊去世那年,他还现身粉丝们在台北信义威秀前广场举办的纪念活动,跳起MJ 的专属舞蹈,顿时引起现场的骚动。

  十年过去后,罗志祥依然在舞台上,展示着自己在音乐、舞蹈、主持、演戏、综艺等各个领域的发展——而“亚洲舞王”这个名号,他也在继续努力坐实着,向偶像看齐。

  在一次受邀参与保育熊猫慈善公益计划时,“小猪”罗志祥特别将一个高40厘米的白色熊猫雕塑,改造为迈克尔·杰克逊扮相的“跳舞熊猫”——这个熊猫身着黑西装、一头不羁的长卷发、拳头上贴满水钻,所有元素都是迈克尔·杰克逊的专属标志,由罗志祥亲自创作。

  在2017年《歌手》节目的总决赛上,被称为“进口小哥哥”的哈萨克斯坦歌手迪玛希与尚雯婕联手翻唱了迈克尔· 杰克逊的数首经典金曲向偶像致敬。

  “他的艺术造诣和人生历程都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每当唱他的歌曲时,我都会隐隐感觉到他就在这个舞台上。”迪玛希告诉新京报记者。

  迈克尔·杰克逊对音乐创作的痴迷,对迪玛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不过具备高尚的音乐取向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他待人接物很随和、平易近人,浑身散发着人性的关辉。我现在也很荣幸有机会与和他曾经合作的作曲家们一起工作。在他们的描述中,迈克尔·杰克逊是个非常和善、对艺术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他为人坦诚,从来不会做有损他人的事情。”

  迈克尔·杰克逊去世那天,迪玛希正在小区和朋友们踢足球,“听到这个消息后,所有人都没心情继续玩了,我当时很震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非常遗憾,非常惋惜。那一天不仅仅是对于音乐人,对世界人民来说都是非常悲伤的一天。如果他还活着,他还能为世界音乐的发展做出海洋般广而深的贡献。”

  直到今天,迪玛希依然经常会关注迈克尔·杰克逊的各类消息,“从2009到2019年是让我永生难忘的十年,也是自我成长的十年。我时刻追随这位被载入世界音乐史册的艺术家的脚步,并将经典的音乐传承给后人视为自己的责任和目标。”

  2010年,在“100天Love音乐实录”演唱会演唱歌曲《转动》之前,舞台上的林俊杰突然向现场观众提问道,而了解他的人都明白,答案就是“迈克尔·杰克逊”。在迈克尔逝世之后,林俊杰专门为偶像创作了一首深情之作,而从当时至今,他也成功从人生的低谷走出,用优越的唱功长期维持在华语歌坛一线位置。

  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林俊杰买了一张迈克尔·杰克逊的《Dangerous》专辑,“里面有一首歌,我每次听到的时候都觉得很经典,就是《Heal The World》。”自此之后,他便沉浸在杰克逊的音乐之中,《Heal The World》也成为了他最喜爱的一首歌,“这首旋律本身就是经典,再到歌词、MV跟他做的慈善,对人的大爱和鼓励。从那时起我就把他当成榜样,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像他一样唱自己喜欢的歌曲,跳自己喜欢的舞蹈。”

  2005年时,24岁的林俊杰曾认识到自己嗓音上还具有不够完美之处,于是远赴美国拜师学艺,当时他所拜访的老师,就是迈克尔.杰克逊的声乐老师——Seth Riggs。Seth Riggs是一名美国音乐界的传奇声乐教练,被人们尊称为“众星之师”,据当时报道称,林俊杰也因此成为亚洲首位和迈克尔·杰克逊同门的师弟。

  2013年,林俊杰在推出专辑《因你而在》时兴奋地展示了自己在赴洛杉矶制作专辑时,以18万美元在迈克尔·杰克逊的慈善拍卖会上抢拍到的黑皮衣战利品。

  这场拍卖会拍卖了56件迈克尔生前穿过的表演服及配饰,一开始,有两名男士不停喊高价抢拍各项物品让他难以得手,后来迈克尔一件黑色亮皮外套一出现,林俊杰疯狂喊价终于将其收入囊中,隔天他才知道抢拍到其他55件衣物的两位男士是代表Lady Gaga所拍。而对于皮衣上有似水渍的污痕,他也强调:“若确定是偶像的汗渍,我要保留。”

  创作才子方大同也是迈克尔·杰克逊的铁杆粉丝一枚。在2009年MJ逝世那天,方大同感慨道:“我从16、17岁听他的音乐,一直就很喜欢模仿他,他的离开有点像一个传奇消失了、失传了,MJ从小时候到长大都在做音乐,对自己的要求非常高,听到他离开的消息真的觉得很可惜!好像老师就这样离开了,因为他真的是影响我音乐很重要的人之一。”

  方大同不仅在自己的翻唱专辑中演绎过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演唱会上也曾经向偶像致敬。他的《Timeless Live In Hong Kong 2009》尾场演唱会在香港举行时,正好恰逢迈克尔·杰克逊51岁冥寿。为了表示敬意和热爱,一向不太会跳舞的方大同,不光演唱了他的名曲,还跳了他的经典舞步。

  如今,方大同虽然将更多的时间花费在自己的厂牌和幕后工作,但是在他的心中,迈克尔·杰克逊的精神应该永远都不会消失。

  ▲2009年方大同在新专辑《可啦思刻》媒体见面会现场获赠偶像《BAD》专辑黑胶

  关于迈克尔·杰克逊的死因至今仍然没有令所有人信服的说法,持阴谋论的人依旧倾向于这是一场“谋杀”,这场医疗事故背后,是无数利益者的共谋,因为迈克尔的死比他活着更有价值。

  事实也证明了这种猜测并非毫无根据,在迈克尔离开后的十年里,他创造了24亿美元的财富(含以他为名的音乐秀等演出、演唱会电影、音乐版权等),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涨。

  如今,关于迈克尔的一切都成了待价而沽的商品,对这个世界而言,迈克尔这个名字意味着话题和财富,话题和财富续写着传奇,也放大了人性中隐秘的部分,那些与迈克尔有过交集的人,在改变着自己与迈克尔的公约数。

  每一个孩子降生后,迈克尔都会更改一次遗嘱,在最后的遗嘱版本中,迈克尔将自己的财产分为三部分,40%留给母亲凯瑟琳、40%留给三个孩子,20%留给各种慈善事业。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分享。母亲凯瑟琳同时拥有兄妹三人的抚养权。

  迈克尔的兄弟曾起诉遗产委员会,认为遗产委员会侵吞迈克尔的遗产,同时控制着凯瑟琳,并质疑迈克尔的遗嘱为伪造。后经验证,遗嘱为真,其他指控也并不属实,遗产委员会在判决后表示,这就是迈克尔没有把遗产留给他们(迈克尔的兄弟)的原因。

  在 2009年迈克尔追思会上,迈克尔三个孩子和自己的家族站在台前,与所有粉丝一同怀念自己的父亲,小儿子“毯毯”抱着父亲的手办、女儿帕丽斯埋头在姑姑珍妮·杰克逊怀里哭泣的瞬间,让所有关心这个家庭的人动容。

  迈克尔身后巨大的财富让三个孩子长久处在人们的视线中,而缺少父亲的保护,他们将以怎样的方式成长也成了问题。

  如今,长子普林斯已经大学毕业,是一位重型机车爱好者;女儿帕丽斯成为顶级模特公司的模特;小儿子“毯毯”开始拍起了电影,兄妹三人关系亲密,时而会在社交平台上放出合影,今年是迈克尔逝世十周年纪念,他们又将成为被报道追逐的对象,而今年也是迈克尔公众形象最差的一年,兄妹三人还要继续面对着父亲的光环与争议。

  2011年,迈克尔·杰克逊生前的私人医生康拉德·莫里被判处过失杀人罪,入狱四年,不得保释。这场旷日持久的罗生门终于有了法律上的裁决。迈克尔的家人表示,他应该永远待着监狱里,并提出一亿美元的索赔。

  不过到了2013年,获得减刑的康拉德·莫里提前出狱,他在媒体上露面,为自己的遭遇忿忿不平,表示要将这些遭遇写成书,遭到全世界迈克尔粉丝的反对,他还计划重新考取医生资格证,也遭到反对。

  作为迈克尔·杰克逊前三张专辑的制作人,昆西·琼斯与迈克尔的关系一度亲如父子,他曾把迈克尔比做自己的小儿子。在 Jackson5时期,昆西·琼斯对他不可思议的嗓音留有深刻的印象,他笃定年少的迈克尔会成为与众不同的明星。

  21岁时,单飞的迈克尔与昆西·琼斯推出专辑《Off The Wall》,将迪斯科与放克两种曲风结合在一起,改变了当时黑人音乐的形态,随后两人继续合作发表《Thriller》与《Bad》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些音乐有着无与伦比的开创性。

  究竟是昆西·琼斯制造了迈克尔·杰克逊,还是迈克尔·杰克逊成就了昆西·琼斯,已经不再是个值得讨论的话题,俩人联手的作品,足够闪耀他们共同的黄金年代。但随着合作的终结及迈克尔的离世,这对曾经无比亲密的合作关系出现了新的拐点。

  得知迈克尔去世后昆 西·琼斯在网站上发表哀悼,他把迈克尔称为完美的艺术家,迈克尔的死带走了他灵魂的一部分。这段曾感动过无数人的文字,让后来发生的事情显得令人不解。

  ▲2010年昆西与席琳·迪翁等众星录制慈善歌曲《Weare the World》为海地受灾人民筹集善款

  2013年,昆西·琼斯起诉迈克尔·杰克逊遗产委员会,在迈克尔去世后隐瞒了他的版税收入,并提出索赔,金额为3000万美元。

  2017年,昆西胜诉,法院判决迈克尔·杰克逊遗产委员会需要赔付940万美元,但双方都对结果不甚满意,昆西·琼斯提出,在迈克尔去世后的几年里,迈克尔·杰克逊遗产委员会隐瞒了他3000万的版税收入,遗产委员会则表示,在收到起诉之前,昆西已经拿到了1200万美元的版税,而昆西·琼斯提出的赔付金额显然是不合理的。昆西·琼斯在法庭上表示,自己的起诉不是针对迈克尔,而是针对遗产委员会。但这最后的温情又在一年之后破灭。

  2018年,昆西·琼斯在接受杂志采访时指责迈克尔是音乐上的小偷,因为贪婪而将别人的音乐据为己有,其中包括代表作《BillieJean》,昆西·琼斯作为这首歌的制作人,他的这一说法不仅否定了迈克尔的作品,也在某种程度上否定了二人合作的过去。

  随着言论发酵,迈克尔的父亲和侄子先后站出来否认这种说法,迈克尔的侄子表示,“昆西·琼斯并不喜欢这首歌,甚至不想把它收入到专辑中,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事,但相反的是,这首歌成了我叔叔最伟大的金曲,或许这就是昆西不爽的原因。”

  昆西·琼斯这次不仅炮轰了迈克尔,很多流行明星也被波及,昆西·琼斯随后为自己的言行表示了道歉,但关于迈克尔的抄袭说法,没有再次提及。

  两人最近一次“同框”的新闻是在2019年,由于纪录片《逃离梦幻岛》播出后的影响,昆西·琼斯从伦敦音乐会宣传片中撤掉了迈克尔的音乐部分。

  珍妮弗·巴顿可以被称做迈克尔的御用吉他手,这位永远顶着发射发型的女吉他手,近乎是迈克尔职业巅峰期的一个标志,出色的技术,性感与狂野的台风,让她成为迈克尔合作最多次的吉他手。

  珍妮弗·巴顿1987年通过面试击败了百余个吉他手,成为迈克尔团队中的一员。在加入团队两个月后,便开始随着迈克尔全世界巡演,珍妮弗·巴顿回忆与迈克尔的合作时表示,这份工作如同带薪休假,每周只演出2-3次,可以全世界到处玩,舞台上演奏着自己喜欢的作品。

  ▲1987年Bad Tour巡演中珍妮弗·巴顿与迈克尔·杰克逊同台(图来自珍妮弗官网)

  1993年,当《Dangerous》专辑世界巡演来到布加勒斯特站,珍妮弗·巴顿与Slash同台伴奏迈克尔的《Black OrWhite》,被看做巡演中最大的惊喜。

  2009年,得知迈克尔去世的消息后,珍妮弗·巴顿在自己的独奏演出中,用一段12分钟的solo将迈克尔的经典歌曲献给当天的观众。

  后来,她主办过致敬迈克尔的演唱会《Dangerous Forever》,也曾在几年前来到中国进行个人吉他巡演,做客迷笛音乐学校分享作品。

  她概括迈克尔对自己的影响——当我的简历上有迈克尔的名字,一切都变得容易。

http://adzrotate.com/maijinnisi/260.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